东江春潮润湾区——写在东江流域分水方案实施10周年之际

“自从东江分水方案实施以来,东江下游咸潮基本没有影响我们自来水厂,供水安全得到有效保障,东江的水生态环境也有明显的改善”,广东东莞市东江水务有限公司董事长唐旭说。 

唐旭说的东江分水方案,是广东省人民政府办公厅于2008年印发的《广东省东江流域水资源分配方案》(下称《东江分水方案》)。

这是广东第一个流域水资源分配方案,在当时引起强烈反响和广泛热议,忽如一夜春风、吹皱一池春水、荡起一波春潮,至今已整整10年了。 

10年,弹指一飞间! 

10年来,广东在东江流域率先实施水量调度,最大程度实现水资源时空均衡,有效解决枯水期水量减少、咸潮上溯、生态恶化而威胁流域供水安全的问题,为流域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和粤港澳大湾区经济腾飞提供可靠的水资源支撑,用行动践行习近平总书记“节水优先、空间均衡、系统治理、两手发力”的新时代水利工作方针。 

10年来,广东在东江流域建成全国首个水量水质实时双监控系统。 

10年来,广东在东江流域率先实施水权交易制度,第一宗水权交易于2017年由惠州与广州交易成功。 

10年来,由东江水支撑的GDP(含香港,下同),由3.1万亿元增加至6.5万亿元,增加3.4万亿,增长110%,而万元GDP用水量下降50%以上。 

......

这一系列的率先、第一、首次为什么会频频出现在东江流域,广东为何要在东江流域实施水量分配?为何在短短的10年内取得如此骄人的成效?对其他流域管理又有何启示? 


不堪重负的东江 


东江是珠江流域三大水系之一,是香港特别行政区及广州东部、深圳、河源、惠州、东莞等市近4000万人的生产生活主要水源,支撑粤港澳大湾区的稳定繁荣和可持续发展。 

改革开放以来,广东珠三角成为全国经济最活跃的地区之一,而珠三角的经济重心,则集中在珠三角东部的东江流域及供水区内,由东江提供水资源保障。 

此外,东江还肩负流域外香港(近8成用水来源于东江)和深圳的供水重任。 

因此,东江水资源的开发利用强度大,开发利用率非常高,超过30%以上,逼近国际公认的警戒线,是广东开发利用强度最大的江河。 

东江,已不堪重负! 

由于东江水资源的开发利用强度大,导致东江各种问题日益突出。枯水期流量锐减、咸潮上溯、生态恶化,严重影响流域供水安全和生态安全。 

2004年及2005年的冬春之交,东江干流惠州段,流量骤减,这期间,东江惠州博罗断面最小日均流量为117立方米/秒,是多年平均流量的七分之一左右。 

“当时水位很低,市民可卷起裤脚,到江中捞鱼和捡东西”。惠州市水务局毛新春介绍说。 

由于水位低,惠州市自来水厂无法抽水,严重影响城市供水和市民生活。后来不得不在自来水厂取水口下游,垒砌沙包,临时筑堤,抬高水位,应急抽水。 

同样的时间,类似的情况,也出现在东江下游的东莞市。 

“由于东江水位低,咸潮大举入侵,越过我们的自来水厂,咸度(原水氯化物含量)最高达1855毫克/升,超标(国标250毫克/升)6倍以上,我们不得不暂停取水,其中最下游的水厂停机达41小时”,东莞市东江水务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生产经营部经理翟炽强介绍说。 

由于咸潮影响,自来水厂无法正常生产,导致东莞大面积低压供水甚至停水,严重影响工商业和市民生活。 

“咸潮影响期间,我们都要购买和使用桶装水,对我们的生活影响很大”,东莞市市民李女士回忆说。 

由于流量减少,咸潮不断上溯,东江流域的其他地区,供水和生态也受到不同程度影响。 

保障东江流域的供水和生态安全,已刻不容缓! 


扎紧用水护水制度笼子 


“东江的问题,归根到底是开发过度,超越河流的承载能力”,相关水利专家指出。 

东江因过度开发而出现的供水和生态安全问题,广东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要求相关部门采取有效措施,确保东江水安全。   

省水利厅认真贯彻落实省委省政府工作要求,多次组织专家赴东江流域开展调研、召开研讨会,寻求解决对策。 

0